高考無門背後的教育公平困境
點擊次數:2098

   来自江苏的戴先生更近很头疼,孩子高考要满足“父母在西安养老保险交够3年”,这意味着孩子可能报不上名,无法参加高考。戴先生在西安做生意,孩子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在西安上学,目前在西安市第十中学读高三。(9月27日《华商报》)
按照教育部門的政策,隨遷子女高考要滿足三個條件:父母需繳納職工養老保險滿3年、居住滿3年、孩子學籍滿3年。戴先生一家長期在西安工作、生活,孩子也一直在西安上學,只是由于戴先生沒有固定的工作單位,在西安的社保繳費沒有滿三年。孩子面臨無門參加高考的窘境。他能不頭疼嗎?按照教育部門的規定,即便戴先生的孩子選擇回江蘇原籍高考,也無法滿足擁有三年江蘇學籍的條件。戴先生孩子的高考問題到底該如何求解呢?
普通高校招生計劃已經下達到各省市,如果允許外地戶籍的考生在當地報考、錄取,將影響當地戶籍考生的利益。爲了保護本地考生利益,西安市教育部門拒絕戴先生的孩子報考,似乎可以理解。問題是,考生長期在西安生活,學籍也在西安,其老家江蘇沒有學籍,你該讓他去哪兒高考呢?
孩子上高三了,寒窗苦讀十幾年的孩子連高考報名都沒有著落,家長能不著急嗎?站在西安市教育部門的立場上看,他們防止高考移民似乎沒有錯。但孩子的受教育權與升學權利不容剝奪。
其實,高考無門並非一地獨有的風景,這種情況在不少地方都發生過。有的地方即使允許外來工隨遷子女參加高考,也只允許他們報考三本院校及高職高專。對此,有人批評戶籍制度限制了公民的高考權利。毋庸置疑,戶籍樊籬確實應該拆除。但是我認爲,在高考權利的問題上,戶籍限制並非問題的根本。從根本上講,這是一個有關教育公平的沈重話題。雖然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但相對公平還是有的。在現行教育體制下,戴先生的孩子在西安高考,給西安乃至陝西的孩子造成競爭壓力。但換個角度看,如果教育資源配置比較均衡,招生體制公平合理了,孩子到哪裏受教育,到哪裏參加高考都一樣了,誰還會刻意搞高考移民,哪個地方又會拒絕孩子高考呢?
因此,考生高考權利之所以遊離在制度之外,除了高考報名條件比較苛刻的原因以外,不公平的教育體制、招生體制才是問題的根源。由于多種原因,各地高等教育資源配置不平衡。生源數量與高等教育資源不對稱的情況客觀存在。這就需要有關部門做好宏觀調控,公平分配資源。但事實上,現在高等教育資源分配並不能體現公平。由于招生體制畫地爲牢,許多全國綜合性大學越來越地方化,在辦學所在地的招生比例高居不下,高等教育資源稀少地方的學生很難擠進高等教育資源豐厚的地方。
不少有識之士進言獻策,呼籲改革高考招生指標分配制度。中國政法大學先行一步,率先建立了按各省市的人口比例確定招生指標的制度,在招生體制不公平的大背景下,顯得彌足珍貴。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政法大學的熱氣並沒有融化招生地域差異的堅冰,目前沒有第二所名校跟進。
雖然有消息說,教育部將擴大高考統一命題試卷地區範圍,確定明年25個省用統一命題的試卷。但是,教育部隨後澄清說,統一命題不是一張考卷,更不是統一錄取。
以地域为界限的差别化的高考招生制度越来越成了社会公平的绊脚石,它继续“合理存在”有些不合时宜,国家对高考政策作出必要调整,合理分配高校招生指标,破除地域壁垒,才是消除高考捆绑社保怪现象,破除高考无门尴尬的根本之道。事实上,如果招生制度公平合理,孩子到哪里参加高考都一样了,又有谁去办什么高考移民,又有谁会高考无门呢? (叶祝颐)来自光明网

>>>上一條:近十年高考全國卷作文都考啥>>>下一條:高考體現核心價值觀對學校也是鞭策